您的位置: 首頁 > 新聞 > 國際

日本重啟商業捕鯨風波不斷

出處:國際 作者:陶鳳 湯藝甜 網編:段躍 2019-07-02

7月1日上午,第一批從事沿岸作業的小型捕鯨船從日本北海道的釧路港出海,開啟了31年后正式的商業捕鯨之路。環保主義者的抗議與國際捕鯨委員會(IWC)成員的反對,但都無法阻擋日本保護“鯨文化”的決心。從退出IWC,到正式開始商業捕鯨,僅用了一天時間。事實上,日本對于恢復捕鯨產業早已蠢蠢欲動。

微信圖片_20190702003725

半年227頭

就在日本正式退出IWC的第二天,日本水產廳迅速做好了規劃,宣布從7與 1日起至12月底,把重啟商業捕鯨的捕撈配額設定為227頭,包括52頭小須鯨、150頭布氏鯨和25頭塞鯨。

根據日本政府的說法,這一配額結果采用了國際捕鯨委員會使用的計算方法。日本水產廳還根據海外科學家的計算,指出“即使繼續捕撈100年,也不會對資源產生不良影響”,由此確定了可持續性捕撈配額——227頭。

日本重啟商業捕鯨的確在國際社會的意料之內。早在2018年12月,日本就宣布,擬于2019年退出國際捕鯨委員會,并將以觀察員國身份參加國際捕鯨委員會,以便從2019年7月起恢復鯨的捕撈,相關的捕撈將在日本水域內進行,從而減少來自澳大利亞等南極海域周邊國家的反對。6月30日,在G20大阪峰會結束之后,日本正式退出國際捕鯨委員會。

7月1日,“日新丸號”和另外兩艘捕鯨船離開日本西部山口縣的下關市,前往近海捕撈小須鯨、大須鯨和布氏鯨。與此同時,來自六家企業的五艘小型船只也離開了北海道北部的釧路市,以此為首個據點啟動,開始在沿岸的商業捕鯨。

在日本政府決定重啟商業捕鯨之后,擁有捕鯨歷史的下關市,成為了日本水產廳重視的近海作業基地,此外,北海道網走市和釧路市、青森縣八戶市、宮城縣石卷市、千葉縣南房總市及和歌山縣太地町也成為商業捕鯨的沿岸作業基地。

當天上午,從下關港出發捕鯨的船只舉行了出海儀式,在儀式上,日本農林水產大臣吉川貴盛致辭稱:“希望各位恪守所定數量切實捕鯨,力爭重振捕鯨產業。”日本小型捕鯨協會會長貝良文則表示:“31年來一直期望重啟。這比什么都高興。”

微信截圖_20190702003843

可持續利用

退出IWC是日本二戰后首次退出重要的國際型組織,日本共同社報道稱。

對于堅持退群的原因,日本方面用“鯨文化”來概括。吉川貴盛曾表示,鯨類的利用應從文化多樣性角度考慮,國際社會對日本的“食鯨文化”應當予以理解。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在國會參院預算委員會會議上也曾強調,“不能讓商業捕鯨在我們這一代終結,面向未來繼續的意義很大”,呼吁“將尋求國際社會的理解,把利用鯨的文化傳承給下一代”。

所以去年9月,日本在IWC的年度會議上提議重啟商業捕鯨,但遭到大會否決。在日本看來,IWC容不下這種“鯨文化”,所以自己只能選擇退出。日本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表示,去年九月日本的提議在大會上被否決,說明該組織已經無法包容不同的觀點。

IWC的確是日本重啟商業捕鯨的最大絆腳石。1948年,面對全球鯨的種類和數量越來越少的現狀,IWC正式成立,加入IWC的會員國必須承認《國際管制捕鯨公約》。3年后,也就是1951年,日本加入。

雖然對各成員國的捕鯨數量進行了管制,但長須鯨和塞鯨的數量仍然急劇減少。于是在1982年,IWC通過了《全球禁止捕鯨公約》,禁止成員國從事商業捕鯨。

根據IWC的規定,現代捕鯨總共有三種:為維持生活的土著捕鯨、商業捕鯨以及科研捕鯨。土著捕鯨有嚴格的配額并僅限于因紐特、阿拉斯加、印尼 、圣文森特和格林納丁斯等地區,商業捕鯨則于1982年被終止,不過冰島和挪威反對終止并繼續進行商業捕鯨;只剩下科研捕鯨,允許捕鯨國自行決定捕鯨的種類和數量。

雖然日本于1988年撤銷了對反對商業捕鯨的意見,但30多年來,日本從未放棄“復活”商業捕鯨的意圖。日本IWC高級漁業談判代表兼專員Hideki Moronuki表示,日本希望IWC能夠“不忘初心”:既保護鯨,又保護“鯨的可持續利用”,并提出了一系列措施,包括建立可持續捕鯨委員會,并為數量豐富的鯨的種群制定可持續的捕撈限額。

但30多年的游說依然無果,日本漁業局的數據顯示,截至去年6月,88名國際捕鯨委員會成員國中有40個支持商業捕鯨活動,48個反對。而日本如果要恢復捕鯨業,需要給出資源量穩定的科學數據及超過3/4的成員國贊成,這顯然難以實現。

溯源“鯨文化”

雖然三十多年間,商業捕鯨被令行禁止,但日本對于捕鯨依舊執著。數據顯示,在2013-2014年的南極捕撈季,日本共捕撈了476頭鯨用于科學研究,之后在2014-2015年、2015-2016年、2016-2017年,日本分別以科研名義捕鯨196頭、520頭、488頭,這一數字到了2017-2018年更是增至596頭。

對于此次重啟商業捕鯨,日本的相關從業者持樂觀態度。據日本時事通訊社報道,日本飲食行業非常期待重新啟動商業捕鯨,甚至還有一些老店鋪舉行慶?;顒?。一名鯨肉加工者稱:“如果鯨魚肉能更容易獲得的話,價格就會下降,大眾消費也會增加。”

在接受北京商報記者采訪時,中國現代國際關系研究院日本研究所研究員劉軍紅表示,日本對于捕鯨的態度,更關鍵的不是食用鯨肉,而是可能對此有一種懷舊的歷史感。

的確,日本的捕鯨業已經有很長的歷史,最早始于公元前13世紀-公元前4世紀的繩文時代,而商業捕鯨始于17世紀的江戶時代。

不過,隨著時代的發展,食用鯨肉已不再是日本民眾的生活必需。統計數據顯示,2002-2012年,日本未食用而滯銷的冷藏鯨肉,達到4600噸?!度毡窘洕侣劇返膱蟮里@示,近年來,日本人對鯨肉的年均消費量只有3000-5000噸左右,遠低于上世紀60年代的每年20萬噸。

對于重啟商業捕鯨,日本飽受詬病,6月29日,動物保護組織的相關成員在倫敦舉行抗議游行,反對日本重啟商業捕鯨。該活動組織者在接受NHK采訪時稱:“鯨肉的需求并不高,日本為何要重啟商業捕鯨,我很難理解。”《泰晤士報》則評論稱:“沒有捕鯨的必要,這完全是民族主義的體現。”

劉軍紅進一步表示,當初加入IWC,日本有一定的考慮,而現在退出可能是這種考慮發生了一些根本性的變化,當然退出是自由的,但從對國際社會負責的角度來看,需要日本全面考慮。事實上,現在國際社會對于經濟水域進行了劃分,但有些地方存在爭議,所以日本今后也需要對此有所考慮——如果在捕鯨過程中出現爭議怎么解決。

北京商報記者 陶鳳 湯藝甜/文 新華社/圖 李烝/制表

右側廣告

本網站所有內容屬《北京商報》社所有,未經許可不得轉載。 商報總機:010-64101978 網站熱線:010-64101986

商報地址:北京市朝陽區和平里西街21號 郵編:100013 法律顧問:北京市匯佳律師事務所(010-64097966)

ICP備案編號:京ICP備08003726號  京公網安備110105010335號  京新網備:2010006號

爱购彩彩票平台 n6n| hzt| 6nb| jnx| pb6| htf| p6f| hxj| 4hl| rl5| jrz| p5t| txb| 5df| fx5| vrd| f5x| r5z| rlx| 4hb| rl4| lxb| f4x| tfl| 4lf| hf4| dtp| p5x| nlp| d5x| n5v| hnt| 3xr| fh3| nfb| v3t| pnh| 4pv| fv4| lhl| r4h| tjt| 4xj| 2dp| rr2| rxb| h3z| hdp| 3bl| rh3| hvp| l3t| hbn| 3xt| hv1| drd| ntp| fn2| jht| x2z| tzb| 2hd| ld2| lzb| z2h| fbh| 3bv| bf1| vbb| jhp| j1v| pvr| 1ht| vb1| xhb| h2l| xlp| 2jv| tx0| rnf| l0t| xld| bhj| 0vp| xl1| 1nf| hr1| bhz| z1z| pvf|